*Nemesis*女人街's Archiver

nguyenjill0819 發表於 2010-10-2 01:20

母親的身世

母親著實太平凡太平常,似乎沒有可說之處。但每每吟哦:「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詩句以及「兒行千里母擔憂」等俗語時,常常又讓我想寫點什麼。一次到母親的一個兄弟我的小舅家去玩,閒談中提到母親的身世,我眼裡一熱:哦!母親的身世。
  母親的身世好可憐!母親己是70多歲的老人了,一生沒有見過自己親生的父母,更無從談及得到過真正的母愛。但母親卻頑強地活了下來,並和父親一道把我們這些子女撫養成人。
  母親一來到這個世上就被一擔米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在長江上跑大船的人家。從此母親在這家船上或上至九江或下到黃浦,天南地北中一天天的長大。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母親的養父母在「放衛星」的年代裡竟然為船上不知何故少了一袋米,而走上離婚的絕決之路,使母親在不幸的幼年時期就經歷了第一次的揪心之痛。不久,養母另嫁他人,養父也被人招夫養子。母親只得隨養父在烏江鄉下一個陌生的家庭裡住下來。在這個家裡,母親排行老大又非親生,自然而然地受到歧視,過早地幹起了非她體力能及的農活。
  二十歲那年,母親嫁給了從外地逃荒來此落戶的赤貧的父親,過上了相夫育子上敬公婆為人妻為人媳為人母的平靜的幸福生活。可能是天意弄人,六年後,母親受到了一次痛失親子的沉重打擊。母親的第一個孩子,我的一個永遠不可能謀面的哥哥,在他六歲那年和一幫夥伴背著母親去河裡戲水,不成想溺水而死。得知消息的母親,不聽勸阻,精神失常般地牽著擔著哥哥的牛兒在空場地上一圈一圈地轉著,堅信吐出水來的孩子能活蹦亂跳地回到她的身旁。
  據說我出生時,醫院裡的一個醫生要過繼我為養子。大概是父親出於哥們意氣,竟也同意了。母親知道後只知淚水漣漣,並沒有責罵父親,而是把我緊緊地抱在懷裡。許是自小沒有得到過親生母親疼愛的緣故,母親毅然地說:「我不會把孩子送人的,就是拖棍子要飯,我也要把他們拉扯大」。母親沒有豪言壯語,只有發自內心的承諾。即使在和父親分居兩地的艱難歲月裡,母親也沒有讓我們離開過她。就是後來,我和哥哥一南一北在遙遠的地方服兵役,母親也還不遠萬里地趕到部隊看望我們。
  母親這一生也很幸運,畢竟養父母們把她養大,否則在那兵荒馬亂的年代,母親或許很難活下來。母親老實厚道重感情,自己有了家庭後,不但認了一個「血盆」裡站的卻從沒在一起生活過的兄弟姐妹,而且還和養父母各自家庭的兄弟姐妹都保持著親密關係,所以使我們這些子女有很多舅舅和姨。有時女兒問我,你怎麼會有這麼多舅舅和姨時,我尷尬的同時又慶幸自己有這麼多的親戚。
  不幸的身世對於母親來說已經不重要了。走過風風雨雨七十年的母親,給了我們生命,並讓我們在春天般的母愛裡快樂地成長,這很重要,更是我們的幸運。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