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esis*女人街's Archiver

feliciarall0918 發表於 2010-9-21 16:58

比生命更長的愛2

她終於絕望,伏在他的身上歇斯底里地痛哭起來。
  
  他長歎一聲,老淚縱橫……
  
  那年,她17歲,父親47歲。
  
  五
  
  她的脾氣變得格外暴躁,只因妹妹穿了她以前穿過的裙子,她便不依不饒,掀翻了桌子,順手操起一個酒瓶便往妹妹身上砸去。父親把妹妹擋在身後,酒瓶結結實實地砸在他的胳膊上,鋒利的玻璃片劃破了他的胳膊,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父親的手高高抬起,巴掌似乎要落到她的臉上。她閉上眼睛,歇斯底里地喊:「打吧打吧,打死才好……我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他的巴掌並沒有落下來,狠狠地跺了一下腳,衝她怒吼:「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你瞧你那點兒出息……」
  那天晚上她輾轉不眠,父親在窗外拉了一夜的二胡,他把所有的愁緒都融進了曲子裡,把二胡拉得淒切悲涼。她在父親的哀傷裡愧然落淚,她分明看到他那顆被辜負了的心在汩汩地向外流血。  
    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她對父親說:「爸,到圖書館給我辦個借書證吧。」父親看著她,眼角和嘴角的肌肉又劇烈地抖動起來,他的手明顯地顫抖了一下,夾的菜掉在了桌子上。
  從此,每天午後,在通往圖書館的那條兩旁長著高大銀杏樹的路上,常常看到一個中年男人推著一個坐著輪椅的女孩子。有時候,女孩子興致勃勃地講書裡的故事,男人聽著,安詳地笑;有時候,男人半道上偷偷跑到路邊的小花壇裡折一枝白玉蘭,女孩子會突然緊張地叫他:「爸,有人來了!」他慌忙跑回來,才發現中了她的「圈套」。
  那年,她19歲,父親49歲。


  她的第一篇文章發表在市報上,父親跑到報攤上,買光了當天所有的報紙,然後傻呵呵地站在街上,見人就發一份,重複著一句話:「今天的報紙上,有我女兒的文章。」她遠遠地看著,淚水又一次次模糊了雙眼。她在心裡一遍遍地對父親說:「爸爸,我沒有讓你失望。」
  那天,父親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他還喝了酒。那是她病癒後父親第一次喝酒,他醉了。醉意中,父親抓住她的手,語無倫次地說:「丫丫,你是爸爸的驕傲……你不知道,爸爸當初有多擔心你……」他趴在桌子上,像個孩了似的,「嗚嗚」地哭了。
  她用手輕輕撫過父親滿頭的銀髮,那每一根髮絲上,都寫著一個父親的煎熬和掙扎、擔憂與呵護。她的淚水潸然而下。
  那年,她23歲,父親53歲。


  她戀愛了。對方是個小學教師,曾有過短暫婚姻,但脾氣很好,人也很細心。父親看著那個男人給她洗臉梳頭,給她買書買零食,背她上下樓……這才放心地把輪椅交到他的手上。有一次,她聽見父親和別人說話:「我那丫頭,談的男朋友是個老師,教數學的,他們倆一文一理,居然也蠻合拍的……」她聽得出,父親的口氣裡有炫耀的意思。
  她出嫁的那天,按照當地的習俗,她是應該由父親抱上車的,可她卻到處找不到父親。她很想跪在地上給父親磕個頭,認認真真地跟他說一聲:「爸,我走了。」可是,父親並不給她這樣的機會。
  當婚車從父親給她折白玉蘭的小花壇旁經過時,她突然看見父親正在那個花壇前的台階上蹲著,目光空洞地看著來往的車輛和行人,手在臉上抹了一下,很快又抹了一下,像是在擦眼淚。車走得很快,她不斷地回頭看著那個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的身影,淚一滴滴落在潔白的婚紗上。
  後來,妹妹告訴她,她走後,父親一直躲在她的房間裡抽煙,好一陣子都精神恍惚,總把妹妹的名字叫成她的名字。
  那年,她26歲,父親56歲。


  結婚第二年,她懷孕了。她的身體狀況是不允許生孩子的,丈夫和母親輪番勸說她,她不為所動。於是母親便「搬」來了父親,父親看著她說:「丫丫,你自己要當心啊!」
  她的妊娠反應很厲害,父親便住在她家裡,買了相關的書,一天到晚研究怎樣吃對她好、對孩子好。8個月來,她被父親養得面色紅潤,嬌美如花。
  臨近預產期了,有一天晚上她突然心煩意亂,3點多起來去書房,打開燈時,猛然發現父親正在沙發上坐著。看見她,父親緊張地問:「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她看見茶几上的煙灰缸裡滿滿的都是煙頭,父親笑著說:「反正也睡不著,怕你有事情……」

臨產時,醫生說要剖腹產,讓丈夫在手術單上簽字,父親一再叮囑醫生:「如有意外,一定保大人。」夜裡,父親說什麼也不肯回去,他在產房外面的長椅上坐了一夜。凌晨3點,終於聽到孩子響亮的哭聲,護士出來說:「是個女孩兒,母女平安。」父親激動地在走廊裡搓著手來回地走,但只走了兩圈就暈倒了。
  醒來後醫生埋怨他:「這麼大的年紀了,血壓還這麼高,跟著折騰什麼?」他卻拉住醫生問道:「我女兒怎麼樣了?」
  那年,她28歲,父親58歲。


  愛一個人,究竟能愛多久?
  張小嫻說:「我們能夠愛一個人比他的生命更長久,卻不可能比自己的生命更長久。我們愛的人死了,我們仍然能夠永遠愛他,但是只能夠愛到我們自己的生命終結的時候。」
  可她卻想說:「不,不是這樣的。有一種愛比他的生命更長久,哪怕有一天他的生命已經終結,他的寵愛和心疼仍會長久地伴我一生——那就是世界上最深沉、最博大的父愛!」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