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esis*女人街's Archiver

jaimemattie0613 發表於 2010-9-1 05:06

永遠的父親

每到清明節,人們就會忙著為自已的親人祭掃。而這個日子,我總是在異鄉的土地,遙望不知方向的家鄉,默默哀思。
  十幾年了,我雖不能在這個日子親手試去父親骨灰上的一抹塵埃,卻又怎能拂去心中那絲絲縷縷的沉重。
  從我來世,父親只陪伴我走過了十四個春秋。應該說,我的人生是殘缺的,而我的思念是永恆的。
  父親的英年早逝留給我一生揮之不去的陰影,而父親最後的形象卻像刀刻一般深深印在我的腦海中。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我和父親的訣別竟是在那個小小的站台上……
  那一年我十四歲,寒假剛剛來臨,從未想過要出門的我卻鬼使神差般地央求父親同意我去姑姑家,父親起初不肯,說天冷路滑,我一個人走他不放心。我鐵了心似的想去,父親經不住我的軟磨硬泡,勉強答應了。
  第二天一早,父親用自行車送我到二十里以外的車站。那天的雪下得好大,父親吃力地蹬著車子,呼嘯的北風夾著雪花扑打著我和父親,父親只好下來,推著車,艱難地行走在風雪中。等到了車站,父親和我已成了兩個活脫脫的大雪人。父親為我拍掉身上的積雪,又把我安頓在候車室的掎子上,然後就站在那「長龍」的末端去買那一元錢的車票。可剛買完票,車就進站了。我來不及和父親說什麼,就匆匆向檢票口跑去。父親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喊了我一聲,又追過來,然後從兜裡掏出兩個又圓又大的蘋果,塞到我的背包裡說:「留在路上吃吧!」那時能吃上蘋果真是一件幸福的事。然後我就美滋滋地上車了。透過車窗,我看到風雪中的父親正頻頻向我招手。列車呼嘯而去,載著我一生的遺憾。我怎麼也沒想到,這竟是我和父親最後的訣別……
  第二天下午,正當我在姑姑家吃晚飯時,表姐慌慌張張地跑進來,拉起我就往外跑。我踉蹌地跟在後面,不知出了什麼事。到了車站,那裡已聚滿了眾多的親朋好友,每個人的臉都陰沉著,但沒人告訴我究竟出了什麼事,我急得快要哭了。這時一個遠房叔叔的小女孩偷偷對我說:「你爸死了」。這四個字如一枚炸彈,炸得我暈頭轉向,我只說了三個字:「不可能。」便癱坐在地上。我不知道自已怎樣被抱上了車,也不知車在夜色裡走了多長時間。一路上我都在回憶昨天父親送我去車站時的情景,我不斷安慰自已,一定是他們搞錯了。
  快到家時已是深夜,遠遠就看到院子裡燈火通明,人影綽綽。而我的父親正靜靜地躺在那裡,早已安祥地離去,沒來得及和任何人告別。我跪在冬天的雪地裡,眼中已無淚。儘管十四歲的我尚不懂得生離死別的慘重,可是我知道那個愛我的父親從此再也不會回來了。一切恍然如夢,只是我無法把夢兌換成現實。父親是在上班的途中因心臟病突發搶救無效而永遠離開了我們。
  父親就這樣走了,留給了我一生的遺憾。父親是個孤兒,在飢寒交迫中長大,後來參軍,並多次立功受獎。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我無意中看到父親參軍時的日記,裡面記載著父親平凡的事跡,這讓我更加瞭解了我的父親。
  父親一生清貧,卻給我留下了許多寶貴的精神財富。二十年了,我無時無刻不再懷念著我的父親。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