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esis*女人街's Archiver

harperyrtle0617 發表於 2010-7-20 11:07

母親,我是否應該原諒你的過去

在我的記憶裡面,似乎沒有真正發自內心的叫過一聲:媽媽!這是一個多麼簡單而又多麼親切的呼喚;這是一個多麼神聖而又多麼溫馨的詞彙;這是一個多麼感人而又多麼偉大的稱謂!然而,我卻沒有真正的感覺過其中的柔情與關懷!
  一直以來,我從不願提及這件令人傷感的話題,一直以來我也不願看到任何母女相偎的照片,我不想把自己跟任何人來做比較,因為我對這一切早已默默的獨自習慣!
  還在上幼兒園的時候,看到別的小夥伴與自己母親親暱的嬌憨,我吵著鬧著問爸爸要自己的母親,爸爸對我說:你媽已經死了!我木然……還在念小學的時候,在學校受到別的小夥伴的欺負,我哭著叫著問爸爸要自己的母親,爸爸對我說:你跟別人不同!我惶恐……還在念中學的時候,遇上好多困惑的事情,我又問爸爸要自己的母親,爸爸對我說:阿姨就是你媽媽!我打死也不願意承認……後來,我慢慢懂事了,我不再尋找自己的母親。我學會了自己照顧自己的一切!我學會了頑強和自立!我學會了忍耐和堅定!漸漸的我變得成熟而穩重!我變得冷漠而孤傲!我變得理智而善感!
  後母的到來絲毫沒有彌補我對於母愛的渴求,相反,我更加的害怕玷污這個神聖的稱謂!我逃避著這份被人歌頌的情懷!我從不把美好的讚美用於對母親的修飾。相反,我覺得別人的文采是對母愛的片面和誤解。我不屑一顧這樣的描述!
  長大以後我慢慢明白,我真正的母親仍然存在。在我兩三歲的時候,由於我父親的忙碌,冷落了她的情感,一個上海男人佔據了她的心懷,義無反顧的她拋下了我們父女,跟著另外一個她所愛的陌生人離開了自己的家園。為此我無法理解她這樣的舉動,更不能原諒她這樣的背叛,我為父親不平,我為自己悲哀,我發誓永遠不會承認她的存在!
  就在前幾天的晚上,父親平靜的對我說:「你去上海看看自己的母親吧!」
  「為什麼?我決不會去的!我沒有母親!」我吃驚於父親的想法!
  「還是去看看吧!她來電話希望你去!」父親的眼裡滿含堅定!
  「她也會希望我去?這麼多年了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話呢!」我理直氣壯的反駁著。
  「去吧!過去的事情是我們之間的事情,與你無關!她畢竟是你的生母!」父親眼含乞求的目光!
  「她是生了我!可是她心裡真正有過我嗎?這麼多年來她想到過我嗎?她知道過我的感受嗎?我已經習慣沒有母親的生活了!」我依然堅守著自己的理論,不肯讓步!
  父親沉默了,他沒有對我施加壓力,只是淡淡的對我說:「她患了癌症!醫生說只能盡力了!」我的腦海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想,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做,更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說!
  母親,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在心裡呼喚著你!我是否應該就這樣原諒你?如果我還能夠思考,我希望自己能夠站在公平的方向;如果我還能夠感受,我希望自己能夠認真的衡量;如果我還能夠理智,我希望自己能夠學會遺忘!我真正的能夠承認你嗎?能夠承認你對我的希望嗎?能夠承認我對你的原諒嗎?我茫然了……
  如果真的站在你的面前,我會是怎樣?如果真的面對我的眼光,你會是怎樣?如果我們相聚,一切又會是什麼模樣?我不敢想,也不願想,我更想不到未來會是何種情況!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應該原諒一切,我是不是應該忘記一切,我是不是應該坦然一切,我是不是應該寬待一切……
  寫完這些,我的眼眶已經噙滿淚光,我知道你永遠不會看到這些,也知道你永遠不會明白我心裡的渴望,更永遠不會知道我心靈的感傷……如果時間能夠停頓,我多麼希望你仍然是我心目中的形象;如果時間能夠倒流,我多麼盼望回到從前的時光。這一切只能是我心底的願望,而且你永遠不會知道它的真相!
  我在心裡一次一次地這樣呼喚著詢問自己:母親,我是否應該原諒你的過去?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