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mesis*女人街's Archiver

robert0861 發表於 2010-6-7 01:19

婆婆≒媽媽

媽媽等於自己的親娘,給我生命,養育我成人,走到那都牽掛著你冷暖的人,
  永遠對你好,永遠不會傷害你的人。
  婆婆等於老公的媽媽,約等於自己的媽媽。跟自己的關係僅僅是人們常說的婆媳關係。
  從我懂事,從我知道什麼是婆婆什麼是媳婦開始,我的耳邊就充斥著婆媳關係的相處法則:不要把婆婆當親媽,婆婆就是婆婆,永遠不會是自己的親媽。婆婆和媳婦的關係很微妙,因為媳婦搶了她養育20多年的兒子,所以婆婆的內心對媳婦是很防備的。
  這輩子每個女人都會迎來我們必須面對的婆媳關係,我也一樣,2007年10月底我成了別人的媳婦,同時也有了婆婆。
  剛開始的我是有些小心翼翼,不知道這個跟自己親媽一樣看著善良慈祥的女人到底是怎樣一個人?
  也許是因為不在一起生活,所以沒有太多的感慨。農曆十二月初十,老公說是婆婆的生日,第一次婆媳面對,有些緊張,不知送什麼,但又想表達自己的誠意,最後選了護膚品和一條圍巾。
  我們趕過去的時候,因為要去飯店慶祝,所以剛進家門就要走,還好,婆婆看了禮物很喜歡,然後把舊圍巾換下,換上了新圍巾,我很開心,雖然有些擔心,但她的行為讓我很感激。
  要走時,婆婆從櫃子裡拿了兩條羊毛褲,說是給我倆一人一條,天冷了,別穿太少,不知道我穿多大的,憑感覺買的,有些意外,但真的很開心。
  就這樣到了新年,第一次在婆婆家過年,和婆婆一起在廚房忙活,然後聽著婆婆講她的過去,很熟悉的故事,不同的是人物和場景,相同的是勤儉持家、爭強好勝,為了家,為了孩子,付出了太多的辛酸和淚水,突然覺得她像自己的媽媽一樣。自己的母親也是這樣過來的,這樣的故事也是一遍遍聽母親訴說。
  這樣的交流使我一下和她親近了許多,新年的鐘聲過後,她拿了一套睡衣進來,說這有一套睡衣,您看能穿不。打開來,是我喜歡的粉色小花圖案,純棉的手感很舒服,穿在身上大小正好,有些納悶,這是誰的衣服?不可能是婆婆的,也不會是別人穿過的,新的,卻沒標籤。回想才發現婆婆其實是特意給我準備的,怕尷尬的局面吧,我不喜歡或者大小不合適,最主要是怕我一下看到她的心意吧,所以說的那麼不經意。
  想想婆婆其實和媳婦一樣,大家都在小心翼翼、試探著慢慢的去瞭解對方,慢慢的接受對方,慢慢的去關心對方。
  半年後,我懷孕了,肚子慢慢變大,褲子也越來越難提上去,給媽打電話她說過兩天幫我做條褲子。沒想到的是,第二天婆婆拿來了一條剛做好的純棉小花褲子,說懷孕了穿牛仔褲不舒服,因為不知道腰圍,讓我量量把鬆緊帶裝上。雖然婆婆說眼睛不好,讓別人幫著做的,但真的很感謝。誰做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婆婆的心是真的,像自己媽媽那樣牽掛著你。
  隨後又幫我準備了秋後孕婦褲,孩子的小衣服、被子、小床…在我懷孕才8個月的時候,婆婆竟然幫我預定了月嫂,我很吃驚,第一我覺得沒必要,我沒那嬌氣,老公、我媽都可以照顧我。第二費用太高,一個月3000元,不合適。婆婆說,你們年輕人的想法和我們那個年代做月子不一樣,怕照顧不好,也怕有些做法我不喜歡,所以請專業月嫂。費用不用考慮,我們來出,一輩子也就這一次,不要讓自己遺憾。月嫂讓準備的紅棗、蓮子…都給買好了,到時候拿回去。
  婆婆能做到這個份上,真的,連我媽也有些嫉妒,沒事就聽我媽嘟囔,親媽還沒婆婆親,看現在穿的,裡裡外外都是婆婆準備的。本來之前買了布料要給我做條褲子,還有後來看到的孕婦褲,可惜都沒來得及,我知道媽媽有些吃醋,酸溜溜的讓我有些難受。我說媽,我告訴你這些,只是想讓你放心,婆婆對我很好,沒別的意思,你是我親媽這個事實是不能改變的,婆婆再好也代替不了你的養育之恩。
  就這樣,我一直帶著婆婆和媽媽是一樣的想法,晉陞為了別人的媽媽。當媽了,真正去體會所有母親所經歷的一切,才發現,不養兒不知父母恩。從一個生命落地的那刻起,母親就要每天為孩子的吃喝拉撒忙碌,裡面的辛酸和淚水真的是旁人無法體會的。一聲媽媽,看似平常,可這個稱謂卻要付出自己的全部。
  人都會改變,尤其做了母親以後,剛開始帶孩子那半年,雖說辛苦但還算快樂。可是隨著她的成長也為我帶來了不少麻煩,生病,任性,搞破壞…無助的我特別需要婆婆的幫忙,可惜婆婆來不了,原有的耐心就像冰山一樣,一點點融化,直到冰水彙集成為洪水,淹沒整個屋子,然後一個大浪翻起拍向了愛我們的爸爸。
  抗洪工作就此展開,筋疲力盡得爸爸奮勇前進,阻止洪水繼續破壞傷及無辜,泥沙不進的洪水像瘋了一樣衝向爸爸周圍的人,肆無忌憚的撕扯著爸爸的心,一滴血輕輕落下,洪水瞬間凝固。
  我變得暴躁、敏感、猜疑,開始懷疑婆婆以前的好,也會懷疑她是不嫌棄我沒給生孫子?突然覺得婆婆就是婆婆,媽媽就是媽媽,是不一樣的,不要幻想婆婆會把你像女兒一樣看待。然後又開始向老公抱怨,覺得老公關心不夠。
  不斷升級的爭吵,使我們的關係越來越緊張,走到邊緣的我,望著面前的懸崖,才讓我一下冷靜?我們這是為什麼?
  我不該是這樣,我應該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我要工作,可孩子怎麼辦?媽媽說我們幫你帶,可婆婆呢?我開始不滿,開始委屈,開始有怨言。
  上班的日子一天天臨近,在我不抱有希望的時候,婆婆說孩子呢?涼了的心,立馬放到了微波爐加熱。
  送走了孩子,開始工作,人變得真的很快,兩天的工作就讓我整個人脫胎換骨。勞累了一天的我,倒頭就睡,睜開眼,已經晚上9點半,看著天花板想著前段時間的做法,心裡很不是滋味,特別想跟婆婆說說。
  撥通電話,婆婆說有事呀,張開嘴卻突然哽咽的說不出話,淚象開了閘的洪水,不斷湧出,悔恨當初自己的魯莽,內疚的心只能用愛彌補。
  婆婆說你放心吧,孩子我們看著,你們忙自己的工作。只要你們都好好地,我們就放心了。父母都是一樣的,把自己的全部給孩子,孩子有難,他們再難也要幫。孩子過得好,他們也不會要孩子一分一線。而父母需要的僅僅是多回家看看,多陪陪他們,這麼簡單的要求,我們能做好嗎?
  通過這樣的心理變化,我發現,人心都是肉長的,只要真心去對待對方,去理解對方,多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待問題,多些溝通,你會發現婆婆不再那麼有距離,可以和自己的親媽一樣無所不談。
  其實婆婆等於親媽,因為天下所有母親對孩子的愛都是一樣的,愛是不能打折的。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